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保险道 >

古代中国皇帝和外国皇帝的区别?

归档日期:09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保险道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知道合伙人历史行家采纳数:13428获赞数:316344向TA提问展开全部世界上其他统治者的权力都没有中国皇帝这样绝对、彻底、无所不及。与中国皇帝比起来,西方君主们的荣耀其实十分可疑。中国的皇帝头上只有一个虚幻的“天”,其他的一切都在他的脚下,而西方的君主头上顶着三座大山。

  第一座是教皇。教皇格列高利七世曾在11世纪命令道:“所有的君主都必须亲吻教皇的脚。”欧洲的君主登基之时,要向教皇行效忠之礼,然后由后者为他戴上王冠。在中国,皇帝既是“万民之君”,又是“圣人”;既是凡人,又是“天子”;既管理政务,又垄断意识形态,拥有“教化”百姓的天然权力。在欧洲,国王和皇帝们只能掌握有限的世俗权力,却无权染指臣民的精神世界,意识形态和教育是教士们的领地。

  第二座大山是法律。在中国,皇帝的话就是法律,而欧洲人明确宣布:“国王在万人之上而在上帝和法律之下。”“国家本身并不能创造或制定法律,当然也不能够废除法律或违反法律。”因为法律的保护,一个穷人可以得意洋洋地宣布,他不欢迎国王进入他的房屋:“风能进,雨能进,国王不能进。”

  第三座大山是贵族的约束。在中国,“君”与“臣”一个是天一个是地,而英语里的“King”,除了“国王”之意外,还表示“大的”、“主要的”。事实上,英国的贵族一直认为国王是自己队伍中的一员、“贵族中的第一人”。国王本身不过是最大的贵族而已,从一定程度上来讲,他与其他贵族主要是朋友关系。他的那些哥们儿一不高兴,就可以联合起来,把他颠覆下王位,所以他不得不处处讨好他们,尽量考虑他们的利益。

  还有中国的皇帝一定是传自父亲或祖父,而外国皇帝的皇位有可能是堂表兄弟之类传来的(或者是绕n个弯的远房

  展开全部中国的皇帝也称为王天子,古书云:“王,天下所归往也”;“王者尊,故称天子”;“君天下曰天子”。用天子称呼皇帝,既表达了君权至上,又显明了普天之下要服从一人的统治。

  儒家宣扬极端的从一而“忠”的思想,好女不嫁二夫,好男不事二主,把一切献给君主,必要时为君主“杀身成仁”。《礼记.文王世子》记录:“仲尼曰:昔者周公摄政,……抗世子之法于伯禽,所以善成王也。闻之曰:为人臣者,杀其身有益于君则为之。况于其身以善其君乎?”这是臣为君死,以后发展成“三纲五常”。一切围绕君来转,“朕意即天意”,一切以君上的是非为是非,一切以君上的好恶为好恶,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了。

  《礼记.坊记》记载,“子云:天无二日、土无二王、家无二主、遵无二上,示民有君臣之别也”。孔子把君主的权利看成是天上的神权在人间的一种反映,以太阳象征象征君主,以“天无二日”来比附人间不可有二主;天只有一个太阳,这只是太阳系中的情形,怎能断定别的星系没有二个太阳呢?天无二日,应用到人类社会中,就是国无二君(西方古代国家都是二王、三王甚至元老院或公民大会作主);“天意”只能由一人来代表,这从根本上扼杀了分权民主诞生的可能。孔子又把天下看成是家的扩大,以“家无二主”作为君主专制的理由。天子既然“家”天下,而“家无二主”,自然是“民无二王”而“定于一尊”了。

  古中国人流行的观念是“国不堪贰”。如果出现了“贰”的现象,就被视为祸乱(连女子也要从一而终)。慎到指出:“两则争,杂则相伤”,故“多贤不可以多君,无贤不可以无君”(《慎子.德立》)。荀子说:“君者,国之隆也,……隆一而治,二而乱,自古及今,未有二隆争重而能长久者”(《荀子.致士》)。诸子异口同声:“乱莫大于无天子”(《吕氏春秋.谨听》);也不能有两个天子,两个天子就等于无天子;“使天下两天子,天下不可理也”(《管子.霸言》)。管仲说:“利出一孔者,其国无敌;出二孔者,其兵半屈;出三孔者,不可以举兵;出四孔者,其国必亡”。孟子引证孔子的话说:“天无二日,民无二王”;在回答“天下恶乎定”时,他说“定于一”。

  荀子说,“天子无妻(齐),告人无匹”(《荀子.君子》)。荀子把两个天子并存视为一家中两个父,韩非则将其视为一个巢中的两个雄性动物。他们不可能共处,无法协调。“两贵不相事,两贱不相使”。所以君权必然是独一的,绝对排他的。根据诸子的观念,二元或多元的政治体制在操作上是不可能的,国家或天下必须统一于一个君主,国家或任何社会权力体系都只能有一个头。“权者,君之所独制也”(《商君书.修权》);“权势者,人主之所独守也”(《韩非子.主道》)。墨子设计了一个“尚同”金字塔,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是“一”个天子。《吕氏春秋》总结道:“王者执一,而为万物正。……国必有君,所以一之也;天子必执一,所以抟之也。一则治,两则乱”。“一则治,异则乱,一则安,异则危”(《吕氏春秋.不二.执一》)。

  雅典最后一个国王科德罗斯于公元前1068年死后,因无德高望重者继承,便从贵族中选出终身职执政官代替。前752年,执政官改为十年一任;前683年,改为一年一任,执政官人数增至3人。公元前7世纪中叶,执政官人数增为9人,任职期满后进入贵族会议。

  雅典商人因出身平民,在政治上受贵族歧视,便和农民联合起来,与贵族进行斗争。公元前632年,发生基伦暴动;当政贵族征集人民来围攻暴动者,平民却很消极。公元前621年,在平民的压力下,贵族会议被迫委托司法执政官德拉古编定成文法典。但德拉古的立法有利于放高利贷的贵族,平民难以接受。平民以酝酿起义的压力,迫使贵族让步,以选出一位各方都满意的立法官来改革。于是,公元前594年,梭仑被选为雅典城邦的首席执政官,并被授予拥有仲裁者和立法者权力的“民选调解官”的职权。

  梭伦当权后,首先颁布旨在解除贵族对贫民债务的“解负令”废除了债务奴隶制(可一些当代中国人说,古代中国人是最自由的,因为他们可以自由的卖身为奴____真为这种奇谈怪论感到羞耻,今天某人们连古希腊人不愿做奴隶的思想都没有);然后通过立法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,允许土地的转让和分割;又废除贵族在政治上的世袭特权,而代之以财产法定资格;并建立一个由400人组成的议事会,骑士级以上有资格成为其成员;同时建立公民大会制度,城邦的重大问题由议事会经过讨论后形成议案,提交公民大会表决。执政官与其它执政人员均由公民投票选出,公民还同时选出一个由11人组成的最高法庭,负责审理对执政官所作出判决不服的上诉,以防止执政官执政过程中的专断和独裁;另外还成立一个具有行政监督职能的元老院。梭伦还首创了陪审法庭制度和立遗嘱制度等。梭伦改制的成果,经过庇色斯特拉托僭政时期的进一步推行而巩固。

  罗马城的最初建立估计在公元前753年。公元前7世纪,以帕拉丁为中心的拉丁部落建立“七丘同盟”,罗马城邦国家的产生就是由这七个山丘上的村落联盟而成。罗马的创建者罗慕路斯王曾经在各部族中挑选出100位族长,协助他建立了罗马,并作为他的顾问。罗慕路斯死后,罗马进入贵族统治时代,三大部落各推选出100名族长,组成了300人的元老院。自此,元老院便成为罗马政制的三大构成要素之一(另外两项是国王或执政官和民众)。公元前510年,罗马人民驱逐了塔尔奎尼王族,结束了已沦为僭政的“王政时代”,由此进入贵族政体。普鲁塔克说:“人民憎恶君主政体这个名称,认为在权力分散的政权的管束下,烦恼可能会少些。于是他们提议并要求选举两个人担任最高职位”的行政长官。

  两位首任执政官采取了两相重要措施,即劝人民发誓不再允许任何人在罗马任国王;并扩大了元老院的规模。

  在共和国机构最发达的时期,最高官职执政官是二人、监察官是二人、保民官多达十人、最高裁判官是十六人;其中多数官员的权力都具有协议的性质,他们所作的决定必须全体一致通过方有效,官员之间相互有否决权,哪怕只有一个成员反对,决议就不能成立。

  中国人着意不要把大权分割(说:大权独揽,小权分散),也不能让渡予人。“唯器与名,不可假人”(《左传》成公二年);如果大权被分割,便一切都完了。中国的国家起源于家族的征服,一个家族掌握了最高统治权,这个家族的父家长便成为独一无二的统治者。这个历史事实塑造了诸子的政治理想,也规定了他们的思维定势。

  而西方人着意不要将权力集中于一个人。希腊罗马的历史就是分权的历史。希腊罗马的城邦国家起源于家族的联合,所以国家最初往往由贵族集体掌权,这些贵族是各家族的家长。甚至斯巴达的两个王并存据说也起源于两个部落的联合,其中每个部落都保留了自己的王。罗马二个执政官的起源,也可能与此有关。

  亚里士多德等学者赞赏综合了君主制、贵族制和民主制优点的的混合政体,强调能使社会势力平衡的政体。宪政主义(Constitutionalism)试图在被治者与政府之间找到一种“微妙的平衡”,这种平衡的制度保障被称为三权分立。在孟德斯鸠的宪政构架中,来自人民权力与不是来自人民的权力同时存在,相互制衡。英国的约翰.洛克和约翰.密尔推导出:政府对人民或者人民的代表负责成了宪政的必要原则。于是,人民就成了宪政最后的凭靠,宪政成为民主宪政。

  展开全部中国的皇帝也称为王天子,古书云:“王,天下所归往也”;“王者尊,故称天子”;“君天下曰天子”。用天子称呼皇帝,既表达了君权至上,又显明了普天之下要服从一人的统治。

  儒家宣扬极端的从一而“忠”的思想,好女不嫁二夫,好男不事二主,把一切献给君主,必要时为君主“杀身成仁”。《礼记.文王世子》记录:“仲尼曰:昔者周公摄政,……抗世子之法于伯禽,所以善成王也。闻之曰:为人臣者,杀其身有益于君则为之。况于其身以善其君乎?”这是臣为君死,以后发展成“三纲五常”。一切围绕君来转,“朕意即天意”,一切以君上的是非为是非,一切以君上的好恶为好恶,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了。

  《礼记.坊记》记载,“子云:天无二日、土无二王、家无二主、遵无二上,示民有君臣之别也”。孔子把君主的权利看成是天上的神权在人间的一种反映,以太阳象征象征君主,以“天无二日”来比附人间不可有二主;天只有一个太阳,这只是太阳系中的情形,怎能断定别的星系没有二个太阳呢?天无二日,应用到人类社会中,就是国无二君(西方古代国家都是二王、三王甚至元老院或公民大会作主);“天意”只能由一人来代表,这从根本上扼杀了分权民主诞生的可能。孔子又把天下看成是家的扩大,以“家无二主”作为君主专制的理由。天子既然“家”天下,而“家无二主”,自然是“民无二王”而“定于一尊”了。

  古中国人流行的观念是“国不堪贰”。如果出现了“贰”的现象,就被视为祸乱(连女子也要从一而终)。慎到指出:“两则争,杂则相伤”,故“多贤不可以多君,无贤不可以无君”(《慎子.德立》)。荀子说:“君者,国之隆也,……隆一而治,二而乱,自古及今,未有二隆争重而能长久者”(《荀子.致士》)。诸子异口同声:“乱莫大于无天子”(《吕氏春秋.谨听》);也不能有两个天子,两个天子就等于无天子;“使天下两天子,天下不可理也”(《管子.霸言》)。管仲说:“利出一孔者,其国无敌;出二孔者,其兵半屈;出三孔者,不可以举兵;出四孔者,其国必亡”。孟子引证孔子的话说:“天无二日,民无二王”;在回答“天下恶乎定”时,他说“定于一”。

  荀子说,“天子无妻(齐),告人无匹”(《荀子.君子》)。荀子把两个天子并存视为一家中两个父,韩非则将其视为一个巢中的两个雄性动物。他们不可能共处,无法协调。“两贵不相事,两贱不相使”。所以君权必然是独一的,绝对排他的。根据诸子的观念,二元或多元的政治体制在操作上是不可能的,国家或天下必须统一于一个君主,国家或任何社会权力体系都只能有一个头。“权者,君之所独制也”(《商君书.修权》);“权势者,人主之所独守也”(《韩非子.主道》)。墨子设计了一个“尚同”金字塔,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是“一”个天子。《吕氏春秋》总结道:“王者执一,而为万物正。……国必有君,所以一之也;天子必执一,所以抟之也。一则治,两则乱”。“一则治,异则乱,一则安,异则危”(《吕氏春秋.不二.执一》)。

  雅典最后一个国王科德罗斯于公元前1068年死后,因无德高望重者继承,便从贵族中选出终身职执政官代替。前752年,执政官改为十年一任;前683年,改为一年一任,执政官人数增至3人。公元前7世纪中叶,执政官人数增为9人,任职期满后进入贵族会议。

  雅典商人因出身平民,在政治上受贵族歧视,便和农民联合起来,与贵族进行斗争。公元前632年,发生基伦暴动;当政贵族征集人民来围攻暴动者,平民却很消极。公元前621年,在平民的压力下,贵族会议被迫委托司法执政官德拉古编定成文法典。但德拉古的立法有利于放高利贷的贵族,平民难以接受。平民以酝酿起义的压力,迫使贵族让步,以选出一位各方都满意的立法官来改革。于是,公元前594年,梭仑被选为雅典城邦的首席执政官,并被授予拥有仲裁者和立法者权力的“民选调解官”的职权。

  梭伦当权后,首先颁布旨在解除贵族对贫民债务的“解负令”废除了债务奴隶制(可一些当代中国人说,古代中国人是最自由的,因为他们可以自由的卖身为奴____真为这种奇谈怪论感到羞耻,今天某人们连古希腊人不愿做奴隶的思想都没有);然后通过立法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,允许土地的转让和分割;又废除贵族在政治上的世袭特权,而代之以财产法定资格;并建立一个由400人组成的议事会,骑士级以上有资格成为其成员;同时建立公民大会制度,城邦的重大问题由议事会经过讨论后形成议案,提交公民大会表决。执政官与其它执政人员均由公民投票选出,公民还同时选出一个由11人组成的最高法庭,负责审理对执政官所作出判决不服的上诉,以防止执政官执政过程中的专断和独裁;另外还成立一个具有行政监督职能的元老院。梭伦还首创了陪审法庭制度和立遗嘱制度等。梭伦改制的成果,经过庇色斯特拉托僭政时期的进一步推行而巩固。

  罗马城的最初建立估计在公元前753年。公元前7世纪,以帕拉丁为中心的拉丁部落建立“七丘同盟”,罗马城邦国家的产生就是由这七个山丘上的村落联盟而成。罗马的创建者罗慕路斯王曾经在各部族中挑选出100位族长,协助他建立了罗马,并作为他的顾问。罗慕路斯死后,罗马进入贵族统治时代,三大部落各推选出100名族长,组成了300人的元老院。自此,元老院便成为罗马政制的三大构成要素之一(另外两项是国王或执政官和民众)。公元前510年,罗马人民驱逐了塔尔奎尼王族,结束了已沦为僭政的“王政时代”,由此进入贵族政体。普鲁塔克说:“人民憎恶君主政体这个名称,认为在权力分散的政权的管束下,烦恼可能会少些。于是他们提议并要求选举两个人担任最高职位”的行政长官。

  两位首任执政官采取了两相重要措施,即劝人民发誓不再允许任何人在罗马任国王;并扩大了元老院的规模。

  在共和国机构最发达的时期,最高官职执政官是二人、监察官是二人、保民官多达十人、最高裁判官是十六人;其中多数官员的权力都具有协议的性质,他们所作的决定必须全体一致通过方有效,官员之间相互有否决权,哪怕只有一个成员反对,决议就不能成立。

  中国人着意不要把大权分割(说:大权独揽,小权分散),也不能让渡予人。“唯器与名,不可假人”(《左传》成公二年);如果大权被分割,便一切都完了。中国的国家起源于家族的征服,一个家族掌握了最高统治权,这个家族的父家长便成为独一无二的统治者。这个历史事实塑造了诸子的政治理想,也规定了他们的思维定势。

  而西方人着意不要将权力集中于一个人。希腊罗马的历史就是分权的历史。希腊罗马的城邦国家起源于家族的联合,所以国家最初往往由贵族集体掌权,这些贵族是各家族的家长。甚至斯巴达的两个王并存据说也起源于两个部落的联合,其中每个部落都保留了自己的王。罗马二个执政官的起源,也可能与此有关。

  亚里士多德等学者赞赏综合了君主制、贵族制和民主制优点的的混合政体,强调能使社会势力平衡的政体。宪政主义(Constitutionalism)试图在被治者与政府之间找到一种“微妙的平衡”,这种平衡的制度保障被称为三权分立。在孟德斯鸠的宪政构架中,来自人民权力与不是来自人民的权力同时存在,相互制衡。英国的约翰.洛克和约翰.密尔推导出:政府对人民或者人民的代表负责成了宪政的必要原则。于是,人民就成了宪政最后的凭靠,宪政成为民主宪政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zizburney.com/baoxiandao/6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