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保险道 >

为什么不让皇帝看“起居注”

归档日期:09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保险道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担心皇帝干扰记录的客观性。因为,人非圣贤,不可能所有行为都正确,但是负责记录的官员,却会把所有的事情记录下来。而有些不良行为,皇帝肯定不想铺开,这会影响形象。

  有些皇帝就会忍不住,担心自己的不良行为会被记录下来,让自己的形象受到影响。唐太宗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。

  有次,唐太宗想看起居注,被大臣朱子奢劝住了。但没过多久,他还是忘不了这事。有一段时间,他提出要看起居注, 负责此事的官员是褚遂良,被拒绝了。

  时隔一年后,唐太宗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。虽然被大臣再次叫停,但是这次唐太宗比较强硬,铁心要看,也找了个借口:从以前的过错中吸取教训,以后会更有纪律。

  最后,负责此事的房玄龄不得不对起居注进行删减,呈给唐太宗过目。很多人就因为此事,认为唐太宗时期的史书、起居注不太可信,都进行了美化。

  历朝历代,由专门官员负责编写起居注,目的就是为了记录皇帝的言行。在封建时代,皇帝是国家的根本,有时皇帝的任何言行,都可能对国家产生重要影响,因此马虎不得。

  “争国本”是万历年间非常重要的政治事件,甚至对明朝末年的发展,产生重大影响。它的起因是这样的:万历皇帝年轻时,虽然已经结婚,但是没有孩子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临幸了一个宫女,而这个宫女生下了一个孩子,算是万历的长子,很多大臣提议立为太子。

  但是,万历皇帝不想承认这个孩子,因为是偷偷临幸的,所以他想赖账。但是,当时的李太后有办法,她就是拿出来了起居注,上面清楚的记录着什么时间、什么地点,万历皇帝临幸的什么人。

  要说,这是个人私生活,很多人都不会喜欢被干扰的。但是没办法,皇帝毕竟不是常人。为了保证皇家血统的纯正性,所以在这方面,起居注必须记录的很详细。

  起居注虽然记录了皇帝的言行,但是皇帝是不能看的。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担心皇帝干扰记录的客观性。因为,人非圣贤,不可能所有行为都正确,但是负责记录的官员,却会把所有的事情记录下来。而其中一些不良行为,皇帝肯定不希望流传出去,这样会影响形象的。

  有些皇帝就会忍不住,担心自己的不良行为会被记录下来,让自己的形象受到影响。唐太宗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。

  有次,唐太宗想看起居注,被大臣朱子奢劝住了。但是,没过多久,他还是忘不了这事。有次又提出要看起居注,当时负责此事的官员是褚遂良,又被拒绝了。

  时隔一年之后,唐太宗又提出了相同的要求。虽然被大臣再次阻止,但是这次唐太宗比较强硬,铁了心要看,而且还找了个借口:借鉴之前的过错,以后会更加严于律己。

  最后,负责此事的房玄龄不得不对起居注进行删减,呈给唐太宗过目。很多人就因为此事,认为唐太宗时期的史书、起居注不太可信,都进行了美化。

  封建社会的本质,决定了皇权的至高无上。虽然规定皇帝不允许看起居注,但是如果皇帝动用权力,想要翻看甚至修改起居注,即使有正直的大臣出面阻止,在皇权面前也会显得无可奈何。所以,在根据当前留下来的起居注研究历史时,同样需要我们认真思考,记录是否真实可信。

  起居注是我国古代记录帝王的言行录,顾炎武在《日知录》中讲:”古之人君,左史记事,右史记言,所以防过失,而示后王。记注之职,其来尙矣。”从汉以后,几乎历代帝王都有起居注,但流传下来的很少。主要因其一般不外传,仅作为撰修国史的基本材料之一。

  负责修起居注的官员,在皇帝公开的各种活动中均随侍在旁,因此起居注记录的内容甚为广泛,包括除了皇帝宫中私生活外的种种言行,其编撰方式,可以分别说明如下:首先是关于礼仪方面的记事或是行踪,例如祭天、向皇太后问安等等。 再写皇帝的圣旨。 次写中央各部重要的奏折、题本。 后写地方大官的奏折。同类的事情中,则以事务轻重为顺序加以记载。

  在清朝以前,唯一较完整保存的是唐朝初年,由温大雅撰写的《大唐创业起居注》。 除此之外,明神宗的《万历起居注》,由于有多种抄本传世,故大部分的内容得以保存。 此外,在清朝,由于辑佚学的盛行,黄奭从类书中,辑录有多种的晋朝起居注。 由于年代较近,清代的起居注保存较为完整。北京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台湾的国立故宫博物院各藏有3000余册的清代起居注,而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也藏有少量的起居注。

  “起居注”是我国古代皇帝的言行录,它是由专门的人记录皇帝的一言一行写成的。每季度末,整理誊清成卷,送交文史馆保存。它既是珍贵的历史资料,又是编撰历史书籍的重要根据,同时还对皇帝有一定的监督作用。负责这项工作的人称为起居郎或起居舍人,他们必须忠于职守,尊重事实,一丝不苟地记录下皇帝的善恶言行。按照规矩,起居郎记录的材料,作为当事人的皇帝是不能看的。但有些皇帝害怕自己的不良言行被记录下来,就想看看起居注。有一次,唐太宗要求看起居注。大臣朱子奢劝谏他说:“起居郎记起居注是以事实为依据的,不管是好事、坏事,只要是皇帝做的,就必须记下来,有的皇帝思想不开通,只想让史官记他的好处,而不愿史官记下他的不良言行。如果他看到起居郎在起居注中记载了他不良言行,就容易对史官产生不满,所以皇帝是不应该看起居注的。”唐太宗过了很久还忘不了这件事,又问谏议大夫兼知起居事的褚遂良:“现在由你负责记录起居注的事,你一定知道每天都记录了些什么内容,你说我能看看吗?”褚遂良回答说:“现在负责记录起居注的起居郎,就是过去的左右史。主要是记录皇帝的言论和行事,无论好坏都要如实记录,意在让后代的君王引以为戒,使为政的皇帝不至于胡作非为。我没听过历史上有哪位皇帝要求看记录自己言行的起居注的。”唐太宗又问:“如果我有失误不当的言行,你要记录啦?”褚遂良说:“当然要记下来了,这是我的职责啊!”唐太宗赞同地点点头,终于打消了看起居注的念头。到唐文宗时,又发生了皇帝要看起居注的事。有一次,唐文宗和大臣们议论朝政,起居舍人郑郎在一旁作记录。等大臣们都散去后,文宗问郑郎说:“刚才我们谈论的事,你都记录下来了吗?让我看看可以吗?”郑郎回答说:“我刚才记录的事,现在已成为历史资料档案了,按照惯例,皇帝是不能看的。当初太宗皇帝要看起居注,那时的起居郎朱子奢和褚遂良硬是没让他看。”文宗不甘心,又说:“今天朝上议论的事没有什么好坏是非可言,让我看一眼也没关系。我看起居注并没有什么旁的意思,只是担心平时说话随便,说出什么不合分寸的话,如果看一下起居注,便于今后注意自己的言行。”郑郎没办法,只好把起居注给他看了。过了不久,唐文宗又想看起居注了。但当时的起居舍人魏慕坚决不让他看,说:“起居舍人的职责就是记录发生的事情,供后人借鉴。皇帝做了好事,我们一定记下来。如果皇帝做了错事,即使我们不记,天下的人自己也会记的。”文宗不满地说:“我以前就看过起居注,怎么你就不让我看呢?!”魏慕回答说:“过去让您看起居注,那是起居舍人失职,我不会做失职的事,让您看起居注的。如果您查看起居注,往后我们记录事实时,心里就有顾虑,便会回避您的失误不记。那样一来,善恶是非就混淆了,歪曲了历史本来的面目,还怎么能传给子孙后代呢?!”唐文宗听罢,只好打消了看起居注的念头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zizburney.com/baoxiandao/636.html